Health2Sync Health2Sync 智抗糖部落格

台灣糖尿病照護問題--陳宏麟醫師專訪2

Q: 現在台灣糖尿病的問題是什麼?不同層級的醫療院所又各自面臨什麼問題呢?

現行分級分流制度 醫院基層各有難處

國外的糖尿病多由基層提供照護服務,而在台灣現行的分級分流制度之下,病人可以自由選擇任何層級的醫院接受照護。目前糖尿病病人大約有兩成在全台20家醫學中心,若以200萬糖尿病患來計算,一家醫學中心負擔20000個病人。基層診所雖然有6000多家,但照顧病人比例只佔不到四成。(康健雜誌)

陳宏麟分析,若要提供病患團隊照護服務,醫院和基層分別面臨不同的困難。

例如醫院分工太細,若非特別門診,病患的就診流程較為冗長,例如眼睛檢查需要跑到眼科去、看報告要等到下次回診,造成醫病關係無法密切。

而基層診所面臨的問題是,在健保給付的制度之下,「組成團隊」需要投入人力資源,倘若要花更多心力照顧病人,卻沒有額外的健保支付,會影響提升照護品質的意願。同時基層不像醫院有評鑑的壓力,必須投入衛教人力資源,造成許多診所維持傳統醫師開藥、患者吃藥的單向治療方式。

陳宏麟說,很多基層醫師沒有意識到,其實組成團隊提供優質照護服務,會獲得更多正面的回饋,無論是來自病患直接的口碑肯定,或是公部門每年對照護品質評比的肯定。「基層傳教士」林瑞祥教授感召了陳宏麟,近年來把心力放在說服更多基層醫師,把團隊組起來,一起提升糖尿病照護品質。  

衛教師的價值被看見 照護品質才能提升

「提升病患的動機,要先強化衛教師的信念。」陳宏麟提到,衛教師在醫療服務的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,當衛教師夥伴都熱情滿滿,願意去照護病患,病患才會感受到熱情。

但台灣制度並沒有看到衛教師的價值,給予應有的肯定,像是健保申請的點數是直接給院所,一個回診追蹤的點數包含了營養師、護理師、醫師的工作,反觀國外的衛教師卻可以獨立做衛教。陳宏麟認為,提升照護品質必須仰賴衛教師,如果制度面可以支持衛教師,相信會有更多人願意投入糖尿病照護團隊裡,目前只能身體力行,讓衛教師夥伴都感覺到正在一起做對的事。

  陳宏麟醫師  

延伸閱讀:
每個病患都是一個故事–陳宏麟醫師專訪1
點線面串連地方力量 合作讓1+1> 2 –陳宏麟醫師專訪3

文章分類
推薦文章

每個病患都是一個故事--陳宏麟醫師專訪1

「每個糖尿病患都是一個故事,他們都不一樣,必須做個人化的介入。」經歷多年的第一線服務經驗,從醫學中心家醫科、急診醫學科到公部門的衛生所,陳宏麟醫師在五年前選擇回到故鄉--南投開業,發展糖尿病特色診所。糖尿病是生活習慣病,除了藥物治療,還需要透過飲食、運動、監測等生活衛教介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