控糖大使糖友友——找出我的控糖節奏

「你得了糖尿病!」拿著檢驗報告的醫生對我宣判了一個稱為『不治之症』的無期徒刑,我的第一個反應是「完了!怎麼辦?」那一刻,我感到沮喪、絕望,對於工作、對於未來,滿腦子只想著自我放逐,甚至放棄。和多數糖友一樣,在默默承受「誰叫你這麼愛吃甜食才會得糖尿病」的指責聲中,我瘋狂的上網搜尋所有糖尿病的關鍵字,在書店翻遍糖尿病相關的書籍,問遍應該懂糖尿病的朋友,懷著一絲期待,只想找到能逆轉這項無期徒刑宣判的可能性。

藝術家Justus Harris 用血糖資料創作

「身為一型糖尿病患者,我相信胰島素幫浦和連續血糖監測器只比我口 袋裡的智慧型手機更重要一點。」 芝加哥藝術家Justus Harris是一型糖尿病患者,他結合生醫科技和健康資料視覺化,創作了一系列自我反思與糖尿病之間關係的作品。 量血糖如果只是按表操課,沒有任何目的,對血糖控制是不會有任何幫助的。血糖管理其實就是從行動回應自己身體透露出的訊息,自血糖測量結果中獲得資訊,然後去做調整(像飲食和運動),其中牽涉到怎麼對身體賦予意義、解釋資料的過程。 Justus 蒐集自己的血糖數據, 並用3-D印表機列印出來。不只是被「 血糖資料」定義了身體,透過不同的藝術形式去敘述這些來自身體的訊息,他將資料轉化為有形的雕塑和可感知的經驗。 Justus Harris 的個人網站 Photo credit: Justus Harris